• 计划确定之后,还需要落实,就要求计划所涵盖的所有因素都按预订的方案对接转化,尤其是计划所涉及的人一定要达到相应的要求并严格按计划开展活动…… 2019-10-18
  • 《远大前程》曝“浮生乱世”片花 佟丽娅颠覆演绎引期待 2019-10-18
  • 风雨兼程,与党和人民同行br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SimSun; font-size 14px;——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span 2019-10-17
  • 2016“环球视角·活力中国”高峰论坛 2019-10-15
  • Chinese crayfish train heads to Moscow as fans get ready to feast during World Cup 2019-10-12
  • 风水神话永远制造西方的无须有的神话 2019-10-12
  • 《读药》148期:《男人之间》:为何有人恐惧同性恋? 2019-09-20
  • 【诗会马克思】第四期 :《怪影》节选 2019-09-20
  • 全封闭输送带实现零排放 湖州长兴建全国首个“全电物流” 2019-09-11
  • 美轮美奂!日本八幡平现奇特的“龙眼”景象 2019-09-08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9-06
  • 新生入学网上怎么报名 合肥教育局解答常见问题 2019-08-15
  • 国美618美店升级阶梯返利-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8-15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7-03
  • 国美618美店升级阶梯返利-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6-03
  • 福建11选五遗漏 > 穿越架空 > 浮生一枕华胥梦 > 第十一章 莲生 青林叶下 采竹泼茶
        “如梦中人,梦时非无,及至于醒,了无所得!”——《圆觉经》

        且上回文中说道,那莲生来至蓬莱,不到一日,遂在梦中,将那前世前生,点滴光景游化一遍,只道她今生天然一副“痴”态,毫无顿觉;不曾想,就醒来之后,在回房间的路上,晕厥过去,被那无涯抱着游了一遭瀛洲岛,也是毫无察觉;直以为仍是蓬莱山上,自己闺房之中,多妖魔邪祟作怪的缘故,常被梦魇……

        诗曰;

        望江南,多少恨;

        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

        花月正春风……

        清晨,日头还未高悬,只是赖在地平线上,微微漏出一抹橘色,莲生便起身,在清凉凉的竹踏上,伸了个舒展的懒腰。

        她又环顾了四周,才发觉,缘来自己并未睡在自己屋内的床榻上,心内惊诧不已,心道;“竟是无涯的卧房”。

        扭回身来,只见无涯静静的躺在自己身边,依旧睡的香甜,遂溜溜着清澈的双眸,疑惑道;“不对,不对,本狐仙,昨晚明明是睡在了自己的卧房才对,怎么……哎……”

        思来想去,又觉哪里不对;“昨儿夜里,明明是睡熟了?可怎么又同无涯去了瀛洲那?”想到此处,只觉头痛的很,便由它去罢。

        “其实睡在哪里都无所谓,反正这蓬莱本就邪门的很;今日醒来,咱可能睡在的是屋子里,竟然还是某位上仙的床上,明日醒来,咱未必又睡去什么地方了那,有可能是某位……的床上了罢……“想罢,心中一阵窃喜。

        遂跳下床去,独自跑去了院子中玩耍去了;莲生用力的深呼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遂畅游成一个无忧无虑的孩童模样。

        在莲花盛开的繁密深处,追赶着天际里无数只七彩的蝴蝶,那些蝴蝶只到是清晨的露珠幻化而来,再等一会,被那日光一晒,便随清风,融化在了空气当中。

        莲生玩耍的那叫一个痛快,天真活泼,在那百花丛中,雀跃成一个灵动的身躯,若隐若现,一蹦一跳,轻轻巧巧的样子,直叫人犹生怜爱。

        眼见那蝴蝶,飞高了,飞走了,她便转回身儿来,加速奔跑,一跃而上,蹲在荷花池水中的一处莲蓬上,将自己的金色身影,倒映在一池清水之中,又抖了抖身上松软的茸毛,越发觉得自己清姿卓然。

        忽被一条从眼前游过的金色鲤鱼吸住了目光,莲生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那金鱼的走向,好似小猫捕鱼一般,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直觉浑身湿透,池水冰冷刺骨,她耐受不住,呛了几口水,心中一种恐惧,顿时而生,那是她还未尝试过游泳之前,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可怕。

        遂使出周身的灵力,慌慌张张,连滚带爬的,眺上了岸。将身上的湿气抖落干净,至此以后,那莲生似乎对那池水亦有了防备之心,在她学会游水之前,都未曾再踏足那池水半步。

        莲生缓了缓,遂跑出了那园中,朝那“缘来”山奔去,疑似被那山顶上的一道九色彩虹吸引了目光,似一优美少女,在天之尽头挥舞着斑斓的丝带。

        只见她穿过“挽君”(吊)桥,跃过“留芳”湖,便即来到“缘来”山,站在山顶,俯览蓬莱,好不壮美。

        忽心中萌生一念,遂速速回至雪庐,见那无涯尚未醒来,心道;“真懒!”不过虽是埋怨了一番,但却也欢喜,心道;“还好你没醒!”

        遂跳上床去,用舌尖舔了舔无涯晶莹而冰凉的鼻尖,无涯睡梦中,感觉一股湿润,微微睁开眼睛,莲生见无涯醒来,便跳下床去,静静等待他起身。

        可不曾想,那无涯只是睁开眼睛,见四周无人,以为是过路的精灵前来与他玩闹,也不防备,继续睡去。

        莲生无奈,只好又跳上床去,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动作;一来二去,无涯也渐渐明白过来,遂轻柔的将那莲生一把揽了过来,高高举在手中,亲昵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莲生扭动自己的身体,挣脱了无涯的双手,跳下床去,又回头望了一眼无涯,转身跑去门口的院子,蹲在那儿,静静等待无涯的到来,想着给他一个完美的惊喜。

        那无涯似乎明白了莲生的用意,遂起身披了外褂,来至院内;

        一抬眼,只见莲花冰雨,扑面而来,晶莹剔透,似破碎在了尘埃里的点点星河;

        一瞬间,又幻化成了一个娇俏灵活的金狐模样,在那莲花花瓣凝结成的星河里,快乐的奔跑。

        随后又在那幻化出来了冰莲花上翻了一个滚,嬉戏成趣,好不快乐。

        无涯看罢,心生欢喜,对着莲生道;“莲生,那是你吗?你是在告诉我,那处便是你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吗?”

        莲生点了点头,无涯笑了,眼眸里却闪过一丝晶莹,伸出双手,接过那迎面奔来,莲花化就的金狐,再欲看时,碎然在掌心凝结出一只洁白如玉的白莲花,然后破碎开来,化成了萤火一般的星尘,消失不见。

        无涯看罢,定在此处,有些沉默,只道;“那前世的轮回里,也曾有这样一个女子,为他做过不知多少次这样浪漫的事,可他却从未记挂在心上?!币残硭?,也许他只是假装不知道。

        然而,却在不知某年某月的某一日,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不过是“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樟?!”

        无涯心生欢喜,躬下身,伸出一只手去,看着莲生道;“上来吧,咱们采茶去……”连胜顺势,跃上了无涯的肩头,与其隐没在一片茫茫之中。

        ……

        这采竹叶拿来烹茶,是一件极清雅不过的事了;只见无涯携着那莲生,沿山道缓行,入山林深处,于清幽竹林中,寻那未经尘世熏染的青青竹叶。

        只见那竹林,深远悠长,不见尽头,郁郁苍苍,重重交织,修直挺拔,看的莲生向往已久。

        遂跳下无涯的肩头,一溜烟的窜进竹林,没了身影,无涯又故意放慢了脚步,他怕自己行的太快,怕莲生寻不见他。

        时不时就要回过头去,看上一眼,担心的瞧着那灵活的身影,在竹林里穿梭,正追着一只七星虫;无涯无奈的摇了摇头,默念道;“真是顽皮,从前也不见你这般?!?br />
        但嘴角却浮现出满足而又温暖的一笑;招手道;“莲生,过来!”

        话音刚落,就听耳畔一阵清风划过,那莲生又再次窜上了无涯的肩头,蹲立在那。

        ……

        轻雾缭绕,气息氤氲,莲生跟随无涯来到那竹木近处。只见竹叶尚有露滴,还在轻松舒展着生命,安享在一片清闲之中,自由呼吸着浩瀚的天地灵气。

        那无涯不忍多采,轻轻踮起脚尖,虔诚的撷取几片清嫩,拜谢而去。顺路又拐到那汩汩的“留芳”泉水处,携半桶山泉。一路几换手,几停歇,一片清气,胀满乾坤,遂心欢喜,回至雪庐。

        安顿已毕,垒石起火,遂用稻草熏的瓦罐,倾入山泉水,加盖煮之。那无涯忙的不亦乐乎,又学陆羽三沸之法。

        用红木制成的木勺舀上清泉水,放进盖碗,点三次清泉水,沸腾后。再将那壶中烧开的水淋过在另外一个盛着竹叶的稻草瓦罐当中。

        蒸汽携带着竹香,袅袅上升。心也在茶烟中,渐渐沉淀,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涤静了胸中的苍凉,脑海一片空宁。沸水反复相沏,而后倒进瓷碗中,置于莲生面前。

        莲生见那玉盏内,清亮的茶汤又是一番诱人;青青的水色,似是将青竹叶的魂揉碎在其中?几片青叶闲闲的倚卧杯底,可是清梦蒸发后的慵懒!

        水汽升腾,袅娜间在杯壁凝为甘露,仿佛又见清幽竹林,轻雾缭绕,垂露欲滴;单单这番赏玩,莲生便心已醉矣。

        莲生轻啜一口,含在嘴里,便感觉一丝竹叶的清香顺口腔游走。慢慢咽下,这清香便至心入肺腑,氤氲漫延,在四肢间洋溢。用竹露洗心,目旷神怡。

        莲生又轻轻啜饮细品,眼前竟然依稀见那清泉竹林隐士,听得那幽篁中手挥五弦,目送归鸿般的弹琴长啸……真可谓“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

        莲生心道;“原来这竹的清香,是可感知的。而将身心在这清香中一浴,最是空明一片高难掇,寒碧千竿俗可医?!?br />
        无涯忽问道;“味道如何?”莲生听了,既不摇头,也不点头。那无涯便即明了,笑道;“你这厮,嘴巴叼的紧,我这盏茶,旁人想喝还喝不到哪!”

        遂回到屋内,拿出一个精美的茶罐子来,摆在莲生面前,轻声道;“我的茶喝完了,这次该轮到你的了!”

        莲生听了,遂在心中叹了口气,心道;“上仙,我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你煮的茶罢了……”

        无奈之下,只好依着无涯的方法再来一遍,只是这次用的不是竹叶,而是“天目青顶”,据说这茶,十分名贵!

        莲生不敢怠慢,学着无涯,先用红木制成的木勺舀上茶叶放进盖碗,再用旁边壶中烧开的水淋过,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升起。心在茶烟中渐渐沉淀,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涤静了胸中的苍凉。

        脑海一片空宁。沸水反复相沏,而后倒进瓷碗中,置于无涯面前;只见无涯以大拇指、食指、中指,呈“三龙护鼎”,力道轻缓柔匀地端起玉盏之上,不破茶魂。

        玉盏托于掌心,几片茶叶在清澈碧绿的液体中舒展,旋转,徐徐下沉,再升再沉,如人生般,三起三落;芽影水光,相映交辉。

        月华静静地看着,眸色深柔,茶沉杯底,似笔尖直立,天鹤之飞冲。而无涯嘴角流露出一丝清新的弧度!笑道;“孺子可教也!”

        就这样,因为一盏茶,无涯就逼莲生连续泡了六年的天目青顶。一来这茶在不同人的手里,泡出的味道大相径庭;二来,由于个人性情关系密切。浮躁的人是泡不出好茶的。

        三则在所有茶中,天目青顶最为佳品,其制作工艺精细,原料上乘,浸泡功夫也最为讲究。皆在“冲和,静照”之中。

        泡茶的人,须忘人间之灼色,感心中之清明,唯万籁皆寂静,空天下于尘埃。

        ……

        无涯为了磨练莲生浮躁的性子,每日都会让莲生前去那“留芳”湖,提一桶青顶须用的山泉水来泡。

        莲生每日清晨,功课必一一照做,只是每次冲泡天目青顶皆不出味,普通的茶泡三次已能出味,而青顶却不似这般。

        莲生有些失落,散发愁绪之时,遂将那已经泡了三次的青顶,又反复的冲泡了几次,足足泡够了七次。

        瞬息间,莲生只觉得,清气扑鼻,尽出其味,茶泡好,倒入玉盏中,不能趁热而饮,要静静地等待茶叶三沉三浮。

        莲生此时遂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目不转睛般的,盯着那茶杯里凉透的茶叶,见慢慢卷起,就像一粒粒,墨绿色的珠子。

        莲生心中顿时乐开了花,此时无涯已慢慢走来,品饮入口,只觉甘润绵延,不似之前那般清苦。

        ……

        只是时光飞逝,如流水般,这莲生来至蓬莱,已有六载;脱去狐胎,如今也可以人狐之间幻化自如,但三魂气魄不全,依旧一副呆萌。

        这日,莲生依旧按时将那天幕青顶,熟练的冲泡开来......只见她用茶夹将茶渣自茶壶夹出,用温水洗净,侧置茶杯于茶船中旋转,以热水温烫后,取出置于茶盘中。

        又将茶叶拨入壶中,这天目青顶的茶形宛如一位身着精致衣裳的少女,芽叶紧裹,秀颀饱满,视觉清爽,堪称清丽,水浸入其中,纤毫四游,却亮却透,一如少女黛眉水眼!

        七浸七泡,香气层层分明。第一层水沏过,暖香自杯中升腾,扑鼻而来;第二层水沏过,醇和甘香;第三层水沏过,浓郁不衰;第四层水沏过,一丝淡淡花香。

        ……

        就见那莲生,屋里屋外忙来忙去,无涯却一人在那案前观书。一心尚可二用,只听第一道工序烧水;一沸水,现“鱼目”小泡,并伴有微微响声,又听二沸水,边缘有泡如涌泉连珠般往上冒,再听三沸水,似波浪翻腾。

        听罢多时,亦不见莲生掀盖,遂无奈,阁下书本,起身来至院内,道;“三沸以上,水就老了,不宜饮用?!比纯戳?,手握蒲扇,已幽幽昏睡。

        心道;“又在犯懒!”遂亲力亲为,将那第二道工序煮茶,信手拈来,一沸时,无涯便手加入适量的盐调味。

        二沸时,见他又舀出一瓢水。再用竹夹在沸水中转圈搅动,使沸水出现旋涡;接着将茶末从旋涡中心投下。

        过了一会,水大开,如波涛翻滚,水沫飞溅,无涯就将刚舀出的那瓢清水重新加进去止沸,以保养水面孕育出来的“华”不散(指沫饽,即茶上的浮沫)。

        随后酌茶,手法十分娴熟,就见无涯轻轻的将茶舀进碗里,这个过程,讲究颇为细微。

        第一次煮沸的水,要去掉浮在上面的一层黑色云母似的膜状物,因它味道不好,必须除掉。莲生每次做这一步时都不够彻底。

        而经过无涯的手之后,第一次舀出的茶汤,味道至美,称为“隽永”。遂将其贮存在“熟盂里”,以作抑沸和孕华(指沫饽)之用。

        莲生此时,昏沉之中,闻的一股清气扑鼻而来,缓缓睁开双眼,只见模糊的视线里,一位翩翩公子正襟危坐于前,为自己煮起茶来,一时间,竟有些神魂颠倒,如痴如醉。

        莲生随手欲要接过无涯手中的红木勺子,却被无涯止住,道;“今日我有贵客到访,你就不必了,还是我来吧!”

        就看无涯,身手又舀出第一、第二、第三碗茶汤于玉盏之内,然后就听得一阵穿林打叶之声响起,再一回头,一个精美少年,早已浮现在二人近前……

        诗曰;

        小园红花久未落,六载朝夕共此生;

        谁知故人逢到此,庭院深处又惊蛰。
  • 计划确定之后,还需要落实,就要求计划所涵盖的所有因素都按预订的方案对接转化,尤其是计划所涉及的人一定要达到相应的要求并严格按计划开展活动…… 2019-10-18
  • 《远大前程》曝“浮生乱世”片花 佟丽娅颠覆演绎引期待 2019-10-18
  • 风雨兼程,与党和人民同行br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SimSun; font-size 14px;——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span 2019-10-17
  • 2016“环球视角·活力中国”高峰论坛 2019-10-15
  • Chinese crayfish train heads to Moscow as fans get ready to feast during World Cup 2019-10-12
  • 风水神话永远制造西方的无须有的神话 2019-10-12
  • 《读药》148期:《男人之间》:为何有人恐惧同性恋? 2019-09-20
  • 【诗会马克思】第四期 :《怪影》节选 2019-09-20
  • 全封闭输送带实现零排放 湖州长兴建全国首个“全电物流” 2019-09-11
  • 美轮美奂!日本八幡平现奇特的“龙眼”景象 2019-09-08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9-06
  • 新生入学网上怎么报名 合肥教育局解答常见问题 2019-08-15
  • 国美618美店升级阶梯返利-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8-15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7-03
  • 国美618美店升级阶梯返利-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6-03
  •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蛋蛋28投注技巧 江西时时2000万 十一选五计划app 博财汇平台注册官网 pk10最牛稳赚2码计划 竟采比分网 6码两期计划 在线捕鱼赢现金手机版下载 澳门银河官网电子 网络捕鱼怎么控制玩家 博乐原乐乐大作战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金牛彩下载 重庆时时全天稳定计划